藏经楼

藏经楼在四进院内,是一座两层楼房,共14间,为硬山式砖木结构。藏经楼一层供奉佛像,还有接待室、会客室等。二楼珍藏两部木版“三藏”经典,分别是明藏和清藏版本,极为珍贵。其中遗失部分,已重新抄写,破损部分已得到修补。

佛经是佛逝世后,他的众多弟子记诵出来的。佛逝世的那一年,佛的弟子,以摩诃迦叶为首的五百人集会在王舍城外的七叶窟,将佛一生所说的言教结集起来,以传后世。当时由阿难陀诵出佛所说的经;由优波离诵出佛所制的僧团戒律;由摩诃迦叶当时诵出,后来又补充结集的关于教理的解释和研究的论著。经、律、论为三藏。藏的本意是一种可以盛放东西的竹箧。把经、律、论分为三藏,同我国把经、史、子、集分为四库有差不多的意思。这一次结集称为第一结集。照通常解释,结集两个字含有编辑的意思,但这个梵文词的本意是僧众大会,含有“会诵”的意思,一方面固然注重法的结集,另一方面也包含着人的结集的意思在内,因为最初的结集还没有用文字记录,只凭口头传诵。

当时除在七叶窟的五百比丘外,还有未加入摩诃迦叶团体的许多比丘,以跋波(最初五比丘之一)为上首,在窟外不远的地方另行结集。所以王舍城结集分窟内窟外二部,所结集的都是小乘三藏。大乘三藏相传是文殊师利菩萨、弥勒菩萨等菩萨和阿难陀等在铁围山结集的。

大藏经古代或称为“一切经”,是将由印度和西域传译到中国的大小乘经、律、论及贤圣集传汇编而成的一大丛书。在古代刻版技术尚未发明以前,一切经都是抄写的,写经是卷子式的,专司写经的人称为经生,到宋代以后才有木刻本的大藏经。佛教经论在中国流传,经过历代的翻译,以至汇集、编次而逐步成为各种不同文字的大藏经,实在是一件伟大的事业。

中国第一次刻本汉文大藏经是宋开宝四年(971年)。在此以后,历宋、辽、金、元、明、清几个朝代,千年之前先后有20余次刻本。明代政府两次刻印大藏经,第一次是1372年开始在南京刻的南本大藏经,第二次是1410年开始在北京刻的北本大藏经,此外还有民间在万历年间刻的方册大藏经(嘉兴藏)。清代雍正、乾隆年间(1735-1738年)刻大藏经,称“龙藏”。慈恩寺所藏明清大藏经,为永乐北藏和龙藏本,现对此略做介绍。

明北本大藏经世简称“北藏”,是明成祖永乐十九年(1421年)为报皇考皇妣生育之恩所刻,英宗正统五年(1440年)完成。《大明三藏圣教目录》中有明英宗正统御制藏经序云:“我皇曾祖太宗体天弘道高明广运圣武禅功纯仁至孝文皇帝德全仁圣,道法乾坤……博采竺乾之秘典,海藏之真诠。浩浩乎,穰穰乎,缮书刊梓,用广传施,功垂就绪,龙御陡遐。洪庆所贻,传序暨朕,恭嗣大宝,统理万邦。追惟圣孝之隆,敢忘继述之务。大藏诸经636函,通6361卷,缄毕刊印,式遂流布。”卷数较南藏微增,编订亦互有出入,实有1621部。版式每半页5行,每行12字或17字。至神宗万历间,神宗母慈圣宣文明肃皇太后又续刻入藏诸集,自钜字至史字凡41函410卷。万历十二年(1584年)神宗钦赐《御制续入藏经序》,总计本续凡677函及目录一函,此即《明史·艺文志》所称:“释藏目录四卷,佛经六百七十八函。”

清大藏经世简称龙藏。清世宗雍正十二年(1734年)敕刻,至高宗乾隆三年(1738年)十二月竣工。全藏总计1669部,自天字函至机字函凡724函。始自《大般若经》以迄西士贤圣撰集,全依明北臧编次。版式每半页5行,每行17字。据《大清三藏圣教目录》所载,当时主持其事是和硕庄亲王允禄,和硕和亲王弘昼,以及校阅官38人,监督9人,监造64人,总率4人,带领分析语录3人,带领校阅藏经3人,分领校阅6人,校阅38人。

佛经寺院储藏、供养大藏经的地方称为“藏经阁”或“藏经楼”,是佛教的专业“图书馆”。藏经楼一般都在中轴线上最后一进,多为两层正殿,下层为“千佛阁”,一般中设毗卢遮那佛为主尊,也有居中设立三世佛像的。主尊佛像身后沿墙壁立成百上千的小佛龛,象征众佛结集会诵读经。上层沿墙壁立柜橱安放藏经,中间设桌案供读经使用。慈恩寺藏经楼这种安置佛教的方法称为“壁藏”。

友情链接: 中国佛教协会 - 凤凰佛教频道 - 菩萨在线网 - 上海静安寺 - 杭州灵隐寺 -
版权所有 沈阳市慈恩寺 辽ICP备14014302号-1 技术支持:资海科技集团
微信公众平台二维码
关注公众号
关注微博
关注微博